首页>影像频道>专访 > 访谈 | 陈荣辉:城市有高潮,也会有失落(2)

访谈 | 陈荣辉:城市有高潮,也会有失落(2)

中国摄影报
中国摄影报
怪化猫
2018-08-08

《圣诞工厂》
第 58 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当代热点类单幅二等奖

唐晶:摄影记者可能最难的是保持拍摄的激情和心理健康。

陈荣辉:我倒不曾失去激情,新闻摄影是我生存下去的方式。虽然现在去一线拍摄的机会少了,但我依然会在脑海中不断推演,假设我在现场会如何拍摄,然后和同事进行交流。

心理健康在开始的时候确实是个问题。有一段时间我在宁波驻站,那时经常采访一些交通事故、凶杀案,晚上总是做噩梦。但这些日常的采访和拍摄,对我也不完全是坏处,它让我拥有了良好的沟通能力和表达能力。那个时候我每天在街头的时间超过10个小时,这也让我时刻保持着对社会的观察。

唐晶:你的作品如果抛开背景信息,比如像《一路向北》和《空城计》会怎么样,你怎么界定专题项目和作品的区别?

陈荣辉:《一路向北》是我到澎湃之后做的第一个多媒体项目。当时的出发点还是新闻传播,正式开始之前做了很多关于难民议题的研究,也看了一些影像艺术家拍的作品。

2015年末是难民议题在国内传播的高峰期,但很多人觉得难民问题离中国比较远。当时我本来想选择更艺术的方式去呈现,但后来还是觉得应该先把难民这个议题本身传播给国内的读者,让大家了解难民的由来和现状。

后来我跟随一个难民家庭一路前行,从莱斯沃斯岛一直到奥地利。其间拍摄了照片,也存有音频文字,但对这个项目起到核心作用的还是文字。由于当时文字记者的签证被拒,文字和数据收集都是我自己做的。文字稿件有一万多字,先后改了十几遍,这算是我第一次尝试多媒体工作。后来我觉得这种多媒体的工作方式,对我以后进行更深入的项目或者是做艺术创作帮助很大。

在做《空城计》时,我开始有了更加完整的意识。前期拍摄时,我录制了一些音频和城市的空镜头画面,这种方式跟我做新闻视频时是不一样的。这些视频虽然对于新闻传播没有用,但在展览的时候能够让作品的呈现更多元。

陈荣辉(2)
人文(360)
纪实(733)
摄影(5000)
色影无忌(6772)
4
朕知道了~
5
呵呵
玩打地鼠呢?
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