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程新皓: 构建静态图像特有的叙事方式

发布时间:2017-02-04 来源:瑞象馆 作者:刘张铂泷 责任编辑:曲一了

 《来源不同的时间·吃树叶的羊》

我对于程新皓的兴趣一直来自于他的作品中突显的社会学、人类学方法。他的作品始终带有研究的性质,就像是撰写一篇论文,需要前期调研,提出问题,做出假设,进行调查,最终得到结论。他是怎样将这样一种构架和方式应用到自己的创作里面的?如程新皓所说,学术研究的任务是生产知识,而艺术创作则不是直接生产知识的,那么对于学术方法的应用最终产出的作品将具有怎样的效力?作品在不同的语境里面会得到怎样的解读?这些都是我所关心的。在之前的采访中,我关注的是以不同媒介形式对摄影突围,而在程新皓的作品中,他坚持以摄影的形式创作,将社会学、人类学等学术研究的方式以图像的语言呈现出来,建立图像自身的逻辑。

L = 刘张铂泷
C = 程新皓

L:简单介绍一下这次参加集美阿尔勒展览的项目吧。

C:这次在集美阿尔勒展览的是我今年完成的作品《来源不同的时间:来自茨满村的图像》的第二部分(总共四个部分)。这是关于一个离丽江城大概五公里的农业乡村的城市化问题的作品。实际上,这个作品是和文朝发起的“过境计划”中的一个独立项目。茨满村是和文朝的老家,是一个纳西族的大村。他在2012年短暂返回那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这个村子在城市化和旅游业的冲击下,正处在一个濒死的状态:失地,农业凋敝,青年人进城,城市逼近,乡村在逐渐成为城乡结合部。那些该有的乱象都出现了,这是一个全国都普遍在出现的问题,但对于他来说,这是他的家乡啊。于是他就决定为这个村子进行个临终关怀,召集了一堆艺术家朋友来到这个地方,在短时间内硬碰硬的完成一个作品,用最快速的反应将自身和村庄的偶遇的状态呈现出来。今年已经是这个项目的第五个年头了,很多艺术家都参与过这个项目,比如蒋志、储云、叶甫娜、蒋鹏奕等等。我是在2015年去到茨满村开始做这个作品的,在今年8月份基本完成了。

《来源不同的时间·老村:十六位村民和一位死去的村民》

在我的作品中,我试图用一种比较单纯的图像的叙事去解析茨满村在面临城市化,或者说是解析它在这种城市化的过程中所呈现出的状态。在我看来,我们现在在讨论的城市化所带来的冲突并非是在一个逻辑系统中不同朝向之间的对立,不是简单的好与坏,前与后,左与右,而是不同的逻辑系统之间的冲突。这些逻辑系统在同一时候共同存在,此消彼长但又无法通约,但最荒谬和无奈的是它们又必须被通约,必须在同一套话语体系中被表征,被讨价还价。比如,对于村民来说,生活方式的概念,家园的概念,家宅的概念,这些在谈判的过程中只能全部投影在商业文化的坐标上,全部转化成钱来讨论,但实际上,这根本不是关于钱的问题,也不是通过钱的逻辑就能够得到有效分析的事情。所以,在我的作品中,我试图去保留这些在同一时间并存的逻辑系统,并且进一步去呈现这些系统在时间之中的来源:那些在纳西族到来之前就存在的东西,那些从纳西族还是一个游牧民族时候就已存留下来的东西,那些农业文化兴盛时期的东西,那些工业时代的遗迹,那些在城市将来未来之际出现的东西。这就是我最后所取的题目“来源不同的时间”之意。所有这些东西在同一个空间中共存,在同一个叙事中被一层层的呈现出来。我按照所讨论的问题,大致将作品分成四个部分:自然的时间,村庄当下的时间,村庄历史的时间,以及人的肉身处在这种时间夹缝中所承受的张力。这大概就是这组作品呈现和讨论的内容,这些内容就在上述结构中被逐层展开。

《来源不同的时间·被雷击毁的树桩》

程新皓(9)   刘张铂泷(11)   瑞象馆(23)   摄影(4167)   色影无忌(6024)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 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 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器材点评EQUIPMENT REVIEWS

旅行故事

雪域金秋醉美林芝:海拔3000米上激情船

令人欣喜的是,秋天来了。 这个季节,是人们最喜欢出门郊游远行的季节,而秋季在西藏却有更特殊的韵味,提起西藏的秋天,人们口中只有一个名字林芝。懂西藏的人,秋天

无忌活动

2017驭马自由行贵阳站

时间:2017年11月25日

地点:贵州贵阳

[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