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的山 | 吕格尔

首页>影像频道>视界 > 羌的山 | 吕格尔
2018-08-29
吕格尔
47
吕格尔
关键词seo相关内容

5/30

我是记忆的物质载体被拆掉的一代,童年时期家乡已经成水库, 少年时期记忆也毁于地震,所以庆幸还有摄影。
汶川是我的故乡,在经历2008年地震过后重建,加速了这里现代化的进程,汶川是羌族的主要集聚地,随着这一进程,他们的古老文明受到冲击,就像羌族释比跳的一种祭祀的舞蹈,“禹步”,这种前进又后退的舞步,很是贴切现在的状态,现代化是一种前进,而民族原本的文化受到冲击可以算是一种后退,这种状态正是吸引我的地方。由此地域的交流越发强烈边界不断模糊,我把对寻找身份认同答案的希望寄托于我的《羌的山》计划之中。

 

11
朕知道了~
2018新锐(8)
新锐摄影奖(83)
新锐摄影师(103)
摄影(5030)
色影无忌(679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