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推荐|凝视深渊,几近重生(4)

发布时间:2016-08-22 来源:色影无忌 作者:曲斌 责任编辑:曲一了

“这些都是你的生搬硬凑而已,没有任何根据的!”我说,“死的那个人是我的姐姐,那是我才知道的故事!这是十几年前的事”。

“人自然有这种预知能力,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以为可以继续下去,其实早就有乌鸦盘旋在头顶”。Q继续说道:“我见过最悲惨的一个老头,他的子女很多,但从不管他,家里穷的连取暖的柴火都没有。他把自己用被子裹了,自焚了。整个房子变成了焚尸炉,空气里有股烤鸭味。

人们忙着灭火,我们在天上替他们加油,你知道,肉烤焦了是没法吃的。但最后,尸体还是烧成了碳,和火炕连在了一起。”

“这你也一早预感到了?”我抓住机会反问道。

“那倒没有,但我知道他活着的时候已经承受了多年的痛苦,他自己一定清楚地意识到了”。

“也许是吧,走上死亡这条路的人,冥冥中早已注定了。”我自语道。

《鸦》©深濑昌久

“说说我自己吧”,Q略微沉思了一下,“那时,妻子想和我离婚,她想要孩子的抚养权,我们闹上了法庭。但是我的儿子不肯跟我生活,他讨厌我,他觉得我不是一个好父亲。如果没有儿子,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我绝望了,得了脑出血。在医院里,我万念俱灰,拔下了插在头上的管子,就这样死了”。

“什么?离婚?你是人?不不,不可能!”我有些惶恐,语无伦次。

“我曾经是人,我们都是”,Q望向周围的乌鸦,“人死了,被乌鸦啃食,人就变成了乌鸦”。

我扫视这些黑色的生灵,他们伫立着,低头、缄默,深夜的冷风吹过,枝桠发出牙齿咬合摩擦的声音,哀伤之感袭来。

“那么,我是什么?”我问道。

“其实,你已经死了”Q说道。

“我死了?怎么可能?我怎么死的?我为什么不知道?”我懊恼地问道。

“有的人心早就死了,身体还活着,死亡不过是一个消灭存于人世的肉体的仪式罢了,你不会感到痛苦”,Q说道。

听罢,我沉默良久,“我已经很多年不知道活的滋味了,自问于我来说,‘活’只是一个空洞的名词而已,我现在反而很快活。曾经,我很辛苦,我害怕死亡。现在,我觉得死也不是终了,反而像新生”。

乌鸦们拥向我,我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在蓝色的薄雾中,第一缕阳光射进我的眼睛。我满含热泪,试图用手擦拭,才发现周身黑羽,我变成了一只乌鸦。

我想哭泣,发出竭斯底里的哀嚎。

我伴着升腾的雾,冲向天空。

《鸦》©深濑昌久

深濑昌久于1976年与相伴13年的妻子洋子离婚,事业停滞,长期抑郁。92年深濑昌久酒后从楼梯上滑落致脑部受伤,丧失语言和记忆力,2012年6月9日因脑出血逝世。

他用了十年时间拍摄了这组名为《鸦》的作品。2010年,《鸦》被《英国摄影周刊》(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杂志评为过去25年来最好的摄影集。

《鸦》封面

今天什么都不推荐,因为打开这本画册需要勇气,而它会让你沦陷。

查看更多深濑昌久摄影作品

不正经推荐(6)   摄影(4167)   深濑昌久(10)   鸦(3)   大师(14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 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 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器材点评EQUIPMENT REVIEWS

旅行故事

雪域金秋醉美林芝:海拔3000米上激情船

令人欣喜的是,秋天来了。 这个季节,是人们最喜欢出门郊游远行的季节,而秋季在西藏却有更特殊的韵味,提起西藏的秋天,人们口中只有一个名字林芝。懂西藏的人,秋天

无忌活动

2017驭马自由行贵阳站

时间:2017年11月25日

地点:贵州贵阳

[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