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像频道>知了 > 上海老弄堂里,那些被时光掩埋的故事(2)

上海老弄堂里,那些被时光掩埋的故事(2)

色影无忌
色影无忌
歪闷
2018-10-30

如今在哥伦比亚大学任职教授的傅好文,办公室的墙上挂满了当年在上海拍摄的这些照片。“我其实不是一个怀旧的人,怀旧的感觉对我来说太过甜蜜。”他说。“有人喜欢拍盛开的鲜花,有人喜欢拍凋谢的花朵,那一丝衰败的气息别有韵味,这是从摄影艺术的角度来说。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我也可以去拍浦东,但那有什么意义呢?人人都知道浦东。我拍的这些东西连上海人看了都怀疑这是不是上海,我觉得这才算是物有所值”。

从小跟父亲学习摄影的傅好文在世界各地当驻站记者时都拍过此类风格的照片,但是没有一个城市像上海这样让他拍得如此废寝忘食。2005年,傅好文到上海走马上任,这个城市是他自己选的。那时候他在《纽约时报》东京记者站做主编的年限已满,按照报社的规定必须转战其他国家,因为学日语时已经认识了不少汉字,傅好文自告奋勇前往上海任职。

每个周末或是节假日,只要不出差,傅好文都会背着相机隐于繁华街市背后的那些弄堂,一拍就是七八个小时。2008年傅好文任满回国时,他的这些上海照片已经在世界很多地方进行了展览,一些博物馆也开始购买收藏,这使他动了结集成书的念头。他为此向很多经验丰富的摄影师讨教,其中摄影师Danny Lyon建议他走进普通人家中,将发生在家里面的故事也展现给读者。

2009年夏天,傅好文利用自己三个月的假期,再次回到上海。这次他开始敲开陌生人的房门。“最开始敲十户门最多只有一家人愿意接受我,我挺理解的,毕竟大夏天人们本来就很燥热,一开门看见一个人高马大的老外全副武装背着摄影器材,谁都不会有好心情。”于是,傅好文一边试着调整自己,争取用笑容、手势在两三秒钟的时间里给人留下友善的第一印象,一边又犹豫是不是要放弃,就在这时候,也许是他给自己设计的敲门形象奏效了,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允许他走进他们的家里。“我要感谢那些为我热心开门的中国家庭。”傅好文如此感慨道。

傅好文(3)
Howard W.Fre(1)
上海(452)
人文(370)
摄影(5030)
色影无忌(6797)
10
朕知道了~
2
呵呵
玩打地鼠呢?
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