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像频道>专访 > 访谈 |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大学社会”(4)

访谈 |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大学社会”(4)

色影无忌
丁园原
怪化猫
2018-08-17

通过这次展览,小编非常有幸的与摄影师杨文彬进行了简短的线上访谈。

编辑丁园原:用字母D代表

摄影师杨文彬:用字母Y表示

D:您的成名作《大学社会》一经问世,就是一件褒贬不一、有争议话题的作品。

Y:作品得到了那么多回应,作为作者惴惴不安,也对每个褒贬的回应心怀感激。至于争议,我觉得还好,只要别被负面评论太影响就好。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大学社会在创作时候自身的真问题我已经反思过了,也纠正好了。

D:您怎么看新锐摄影?

Y:就像昆德拉更信任塞万提斯的遗产一样,传统比小新锐更可靠点。他们俩可能像锤子和钉子的关系,一起干活才能凿透一面墙。什么墙?不好说。

D:作为摄影师,您的主要兴趣是什么?

Y:从最初离开高中时创作的《大盛世》,再到目前的《大学社会》与《欢愉之镜》,我的摄影一直在努力去触及我个人在当下时代中的生命体验,并试图反思、超越它。

D:在拍摄之前,您是否有预先设定?

Y:如果非要归类的话,大学社会是非虚构影像项目。但是怎么定义这个非虚构就很难,我觉得可以参考当代纪录片的形态去理解,比如《悲兮魔兽》,这是一部在作者表达和纪录之间控制很极致的非虚构影像。什么样的拍摄能做到没有预先设定?把自己脑袋砍了再去拍?

D:在拍摄《大学社会》时,您的观看身份是什么?可否简单的谈下您拍摄时的感受。

Y:我观看的身份有两层,一层是在场的学生,另一层是组织的局外者。拍摄时其实每一刻都想逃离,在我发的一条微博上提到:“在现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你要压制住第九十九遍打破现状的冲动,你迫切地需要改变,想要触碰抒情的美丽,但有一种感觉又驱使你去审视他们、讲述他们,思考他们,呼吸他们,然后站在山岗上折射他们的形象。但注定你逃离不了他们,因为当你按下快门的时候,你就明白了可能招致的攻击。而当你作出反驳的时候,你就已经成了与他们对等的事物。”

杨文彬(1)
大学社会(1)
映画廊(39)
摄影(4998)
色影无忌(6770)
1
朕知道了~
3
呵呵
玩打地鼠呢?
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