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像频道>专访 > 对话 | 托马斯·鲁夫:我只对图像而非技术感兴趣

对话 | 托马斯·鲁夫:我只对图像而非技术感兴趣

中国摄影杂志
何博
七纹鲤
2018-01-05

托马斯·鲁夫,2017年4月 卢杉摄

本文授权转自公众号:潘多拉的照相机

采访者:陈海舒、卢杉、Mimic,发表于《中国摄影》杂志2017年第6期,配图有改动。

陈海舒,硕士毕业于德国卡尔斯鲁厄造型艺术大学,现工作生活于德国卡尔斯鲁厄。

卢杉,硕士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影像艺术家。

冯硕对本访谈亦有贡献。

Q: 您非常频繁地以作品回应摄影史或者科学史:蓝晒法、立体照片、罪犯合成照片、19世纪电磁学领域的曲线、物影成像、柏林达达和苏联先锋派的摄影蒙太奇等。为什么摄影史在您的创作体系里占有这样的地位?

A: 摄影自从发明以来,就对我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不再是通过阅读来完成,而是通过图像。通过摄影也产生了操控社会的可能性,比如很多宣传照片出现了,在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传统:摄影有时候成为了“洗脑”的工具。

我还记得有一回,贝歇夫妇(Bernd & Hilla Becher)跟我说:“托马斯,当你使用一个媒介的时候,在你的作品中也应当对这个媒介本身以及它的条件有所反映。”所以我一直在作品中加入这些元素。当我创作摄影作品的时候,我同时也在思考摄影本身。这其中就包括摄影的历史以及图像技术的发展史。一开始只有很差的镜头,底片都是自制的,洗出来的效果时好时坏。之后整个相机产业才发展起来。很多人以为相机从一开始就有了,但是实际上直到1920年左右才出现了作为标准化工业产品的、人人都能使用的相机。在此之前摄影非常昂贵,只有很少人可以承担它的成本。

此外,摄影在发明之初被称为“自然的铅笔”,它可以比任何其他方式都能更精确地描绘任何在镜头前的事物。因此摄影很快就被吸纳为科学的一部分。比如,相机被装在显微镜或者望远镜上,由此,相机让我们看到了肉眼看不到的事物。这同样也发生在旅行摄影中。比如,很多欧洲人没有去过中国、南美,他们只能通过摄影看到这些地方。相机好像一种义肢,帮助我们去看到肉眼看不到的,或者很多人无法亲眼看到的事物。

我想说的是,摄影强烈地影响了我们的认知,我们的知识甚至我们的生活。我希望去分析这个影响。我想看看,摄影究竟对我们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鲁夫自2008年始创作的《卡西尼号》系列的部分作品

托马斯·鲁夫(7)
访谈(62)
摄影(4935)
色影无忌(6724)
0
朕知道了~
0
呵呵
玩打地鼠呢?
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