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托马斯·鲁夫:我只对图像而非技术感兴趣(7)

发布时间:2018-01-05 来源:中国摄影杂志 作者:何博 责任编辑:七纹鲤

Q: 对您来说,在图像越渐泛滥的今天,直接对现成照片或者网络图像的再利用意味着什么?

A: 我必须承认,我完全不在乎所谓的艺术摄影。我更喜欢的是日常的摄影或者科学摄影。和这些比起来,所谓的艺术摄影根本不值一提。艺术摄影只是摄影里的很小一部分,可能只占所有摄影实践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吧。所以,当你在思考摄影的时候,肯定不会只考虑艺术摄影,而是思考所有的摄影实践。所以我肯定不会绕过档案照片,我认为这些照片和艺术摄影具有同样重要的地位。我认为世界上已经有很多很棒的图像,但是它们还没有被人们看到。有时候我也会想,也许我最好不要为“未来”继续创造新的图像,而是去处理那些现有的图像。

比如《裸体》(Nudes)系列,我直接将网络上的档案图片拿来使用。因为我没有那种本事,能拍出美丽的裸体照片。我没法开口让谁把衣服脱掉,躺到沙发上,摆这样或那样的姿势。我觉得从现实中去选取图像更有趣,而且这些图像完全可以表现我的需求。对这些图像我只做了简单的处理,但是它们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语境里:从色情领域进入艺术语境中。

在我的作品《新闻报道++》里,所有的照片都是1960年代的媒体图片。这是一些被粗暴对待的摄影。摄影师们努力拍出好的照片,然而当这些照片被送到报社编辑手里后,编辑们会直接在照片上做记号、画剪裁框,这几乎毁掉了这些照片。照片背面会被盖上印章,写上评语。这些照片被如此粗暴地对待。我将照片的正面和背面拼贴在一起。拼贴照片也是摄影里的一个美好的传统。这么做虽然破坏了正面的图像,但是又加入了背面的信息,这样就得到了全新的合成图像。

这类实践其实早在1920年代就开始了,当时杜尚将一个小便池翻转过来并命名为“泉”。这种挪用艺术的传统在西方有很长的历史了。假如桌上这张图对我的作品有用,我也可以把它拿来用。

Q: 近几年有很多艺术家利用现成照片档案照片进行再创作,这种做法非常流行。例如德国的约阿希姆·施密特(JoachimSchmitt)、汉斯-彼得·费尔德曼(Hans-Peter Feldmann)等等,很多人这么做。您觉得在当代艺术中,这种对现成图像的再利用还有多少可能性?是否已经因为过多的关注而成为一种陈词滥调?

A: 你刚才提到的两位艺术家,我认为他们做得很好。我不认为艺术家们仅仅是为了好玩才使用档案,他们是出于艺术的需要,出于对真实的追求。我认为如果这么做有意义,那使用档案没有什么不妥的,当然也并不是非用不可。我觉得这算不上是一种流行趋势。很多艺术家在搜集图片,并以此进行创作。他们会重新阐释档案,重新编排,从中寻找灵感,进行再创作等等。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觉得这么做没问题,那就去做吧。

Q: 今天在网络上,除了静态的图像外,还有很多动态图像,比如视频、GIF动图等。您对这些也有兴趣吗?会创作相关的作品吗?

A: 这个问题我在30年前已经开始问自己了,我为什么不去拍电影呢?但我发现我对动态图像一点兴趣也没有。况且拍电影的话必须和团队合作,没法一个人完成。但我更喜欢一个人工作。

而且我非常喜欢平面摄影这类凝固的影像,它们在某个过去的时间点被创造,然后挂在墙上。我觉得对我来说,这种影像完全没有问题。

艺术家01,《负像》系列,2014至今

原文标题:《我只对图像而非技术感兴趣:对话托马斯·鲁夫》

托马斯·鲁夫(7)   访谈(64)   摄影(4716)   色影无忌(6535)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 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 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器材点评EQUIPMENT REVIEWS

旅行故事

雪域金秋醉美林芝:海拔3000米上激情船

令人欣喜的是,秋天来了。 这个季节,是人们最喜欢出门郊游远行的季节,而秋季在西藏却有更特殊的韵味,提起西藏的秋天,人们口中只有一个名字林芝。懂西藏的人,秋天

无忌活动

2017驭马自由行广州站

时间:2018年1月20日

地点:广东广州

[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