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托马斯·鲁夫:我只对图像而非技术感兴趣(4)

发布时间:2018-01-05 来源:中国摄影杂志 作者:何博 责任编辑:七纹鲤

Q: 您刚才也提到了您跟随贝歇夫妇的学习经历。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摄影系以对“客观主义”的追求而闻名,而您的一些作品都抹去了“现实主义”层面的意义,更多地强调了图像生成机制和规则自身的特性。您是否认为您与所谓的杜塞尔多夫学派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甚至您的创作是对杜塞尔多夫学派的背离?

A: 好吧,有时候我也想问,为什么我的同学都不再创新了?或者为什么他们的创作如此狭窄,局限在一个特定的风格上?当然,这是艺术界的一个传统,一个艺术家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想出一个很棒的想法,然后一辈子实践这个想法。但这对我来说是不够的。不过我要说,我是贝歇夫妇最忠实的学生。(笑)

也许我最初的想法就是关于摄影的语法,当时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这一想法一直在发展中,我也不断地在实践这个想法。一开始人们不喜欢我总是变换主题,他们说:“托马斯,这不对。你的老师,贝歇夫妇,他们一生都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但是后来他们也就接受了这一点。现在每次展览的时候,他们都会问:“托马斯,你的下一个系列是什么?”(对我的同学来说)这确实有点不公平。

《海报》系列之一,1996

Q: 在学习期间,您是否也受过其他人的影响?比如有人认为您受到格哈特·里希特(GerhardRichter)的影响。您是否与他交流过?

A: 没有。当然,当我在学院里学习的时候,我的朋友或者与我讨论艺术的人,大多不是贝歇班上的同学,而是学绘画或者学雕塑的学生。我总是与这些朋友讨论艺术。而我们眼中的英雄,他们也不在摄影史中——当然摄影史中也有很多重要人物。我们心目中真正的榜样是那些观念艺术家: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劳伦斯·韦纳(LawrenceWeiner)和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等等。

很遗憾我从来没有和里希特说过话。我知道他以那些模仿照片的绘画而出名,特别是他还在杜塞尔多夫的时候,那个被称为“德国波普艺术”的时期。当然我也受到了里希特的一些影响,我的很多朋友是画家,他们很推崇里希特。我很喜欢他的作品,他从抽象绘画重新转到具象绘画。但是我从来没有和他交流过。

Q: 这么说在贝歇的班里,你们不太常讨论艺术?

A: 对,我们只讨论技术。这可能是因为我们彼此太接近,讨论艺术不太合适。当时斯特鲁斯(Thomas Struth)拍摄街道,康迪达(CandidaHöfer)拍摄土耳其移民,阿克塞尔·赫特(Axel Hütte)拍摄伦敦的建筑。我先拍摄了《室内》(Interiors)系列,然后开始拍那些房子。这时候斯特鲁斯过来说:“托马斯,你不能拍这些。建筑是我拍的。”(笑)好像每个领域都被划定了。

Q: 您早期的作品都是具象的图像,比如肖像和建筑,而后期的作品抽象的居多。这令我们想到19世纪至20世纪的绘画历史,当时绘画也从具象转为抽象。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还是这只是一个巧合?

A: 这可能和摄影的局限性有关。用摄影再现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虽然说不上无趣,但是也是不够的。在摄影史中,抽象图像也占有一席之地,这也是我想研究的领域。我将自己视为艺术家而非摄影师,因为我是在艺术学院接受的教育。我不习惯被条条框框所约束,如果感到被约束,我会立马跳出来。

实际上,我最新的作品《新闻报道++》(Press++)是非常直接的摄影作品,它们是用传统胶片拍摄的照片,非常具象。当然,如果我有一天想要重新拍摄具象照片的话,我会立马开始的,我的所有相机和其他器材都在,我依然能熟练地操作这些器材。只要我觉得有必要,我会立刻开始。所以我并不是刻意去选择创作抽象的图像,这只是巧合而已。

托马斯·鲁夫(7)   访谈(64)   摄影(4721)   色影无忌(654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 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 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器材点评EQUIPMENT REVIEWS

旅行故事

雪域金秋醉美林芝:海拔3000米上激情船

令人欣喜的是,秋天来了。 这个季节,是人们最喜欢出门郊游远行的季节,而秋季在西藏却有更特殊的韵味,提起西藏的秋天,人们口中只有一个名字林芝。懂西藏的人,秋天

无忌活动

2017驭马自由行广州站

时间:2018年1月20日

地点:广东广州

[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