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吴家林:坚实地垒起属于自己的摄影小山(2)

发布时间:2017-05-08 来源:中国摄影出版社 作者:宋靖 责任编辑:曲一了

当然,这也是命运之神的安排。我的老伴是昆明人,我是昭通人。年轻时,一个 偶然的机会,她到昭通看她的叔叔,我们相识、相恋,后来就结婚了。我是第一次恋爱, 她也是第一次恋爱,我们就这样相识并相依相伴了一辈子。那时如果没有谈这段恋爱,我摄影做得再好,也只能在昭通做。我们生了一对双胞胎之后,家里确实困难,就需要解决家庭生活问题。

卖鸟人四川宜宾 1989 年 吴家林摄

“文革”时期,中共中央有一个解决职工夫妻两地分居问题的文件,文件中指出, 夫妻两地分居七年还是八年之后,一方可以调到另一方工作所在地来。当然这也不容易,比如说可能有500对夫妻需要解决两地分居问题,说不定只能解决100对。我荣幸地成为这 100 对当中的人,1973年2月,我被调到昆明来了。
观念的转变与个人风格的形成源于一次彻底的失败

20 世纪80年代初,沙龙摄影这个浪潮也涌进国内来了。我一生什么摄影都做过, 在昭通那一段做新闻报道摄影,基本上是模仿省里面新闻摄影记者的拍摄方法,看省报记者如何导演、摆布、组织、安排拍摄新闻照片,我也学着做。

后来到省里,特别是到了省文化局美术摄影工作室之后,刚好思想解放了,四月 影会的展览开始出现。紧接着陈复礼、钱万里、简庆福这些人的展览,港澳台沙龙派的展览大量涌入。那时候我是工作人员,我还去接这些展览,从成都接到昆明巡展。 我看到陈复礼当时的照片,觉得摄影还可以这样拍,拍得像画一样。当时我盲目地跟风, 跟风的时间很短,跟了几次,就发现这个不适合我。有一段时间我也拍风景,拍风光, 也吃尽了苦头,这真是上天在引导我去拍人文。因为我在云南藏区拍风景的时候,差点把命送掉,一气之下改拍人文。当时我独自一人,拍完日落,要步行 53 公里的高原山路赶回驻地。我在黑夜中拖着疲惫的双腿艰难赶路时,忽然之间看护牧场的四条凶猛的藏獒直向我冲来,我赶忙甩着三脚架自卫。四条藏獒狂吠着四面包围我,我拿着三脚架一边甩,一边叫,一边退。没料到退到养路的沙石堆上被石头绊倒在地,藏獒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撤退了一下。我摔在地上才知道沙堆上是鹅卵石,养路的石头。 我抓起石头乱打。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实际上就早上吃了一个饼熬到那会儿,又饥,又渴,又累的。最后藏獒的主人出来呼唤藏獒,四条藏獒闻声撤退了。我浑身瘫软,一身虚汗,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凌晨三点钟走到招待所,把招待所的门敲开,跟我住在一起的是地质队的一个队长,他还有手枪。我一进门,一跤摔倒休克了。他后来掐我的人中,喂我喝糖水、盐水,还把招待所的所长叫起来,在厨房里面给我煮了一斤挂面,十个鸡蛋,装了一脸盆,我全部吃光了。

更要命的是我那次拍的 8个反转片,寄给上海科技出版社我的一位老师冲洗,他 拿给他的学生冲。上海的年轻人不知道我是用命换来的照片,没当回事,可能是马虎 大意地把药水倒错了,彩色反转片出来之后有影像,但全是绿色,没有其他颜色。我当时拿着这批照片哭也哭不出来。当时好像是一个惩罚,实际上这是好事,让我一下就想到,为拍风光,53 公里路,我走得休克,差点把命送掉,如果有汽车,53 公里路算什么事。我明白了拍风光应该有交通工具,有拍风光的条件,没条件就不要去拍风光, 去拍人吧,到村子里面,跟老乡们住在一起。

海鸥与人 云南昆明 1997 年 吴家林摄

海鸥与人 云南昆明 1997 年 吴家林摄

之后我从风光摄影改为人文摄影,就是因为这一次的教训。1996 年,我把这个故 事讲给休斯敦国际摄影节的主席鲍德温听,他感慨万千,说:“你一天遇到的问题是 我们美国人一生难以碰到的问题。是你的精神感动了上帝,上帝在指引你走一条正确的摄影之路。”

当时对他这句话我还不以为然,但是现在上年纪了,我慢慢在想,这些都好像是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虽然没有人指导我摄影,没有人叫我拍人物,但是我就顺其自然地走上了这条人文摄影之路。

我的抓拍方法是从犯这些错误的失败教训当中总结出来的。我过去拍照常常要组 织导演拍摄,哪怕是拍新闻照片我都要导演、安排,我曾在报纸上发表了不少这类照片。 到了20世纪 80 年代思想大解放,提倡反思过去,报纸上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我也参加了这些政治学习。我喜欢联系自己的实际,一下就联系到 我拍假新闻照片这一段,我当时就觉得我在犯罪,是拿老百姓开玩笑,是为了一种政治功利不要真实的卑劣的行为。所以当时我就暗暗下决心,我要痛改前非,永远不再去导演安排、组织摆拍,有本事就拿着相机去抓拍,不干预被拍的人。那时我是从这 样一种忏悔、改正错误的想法来寻找一种抓拍的方式。我的《云南山里人》就是这样诞生的。我到了村寨,就住在村里拍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万万没有想到,这种在抓拍 的同时又十分讲究画面美学、形式构成的照片与马克·吕布、布列松他们的拍摄方式不谋而合,一下让马克·吕布格外欣赏。

吴家林(14)   访谈(55)   纪实(539)   大师(144)   摄影(3892)   色影无忌(577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 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 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器材点评EQUIPMENT REVIEWS

旅行故事

雪域金秋醉美林芝:海拔3000米上激情船

令人欣喜的是,秋天来了。 这个季节,是人们最喜欢出门郊游远行的季节,而秋季在西藏却有更特殊的韵味,提起西藏的秋天,人们口中只有一个名字林芝。懂西藏的人,秋天

无忌活动

2017驭马自由行徽州站

时间:2017年10月14日

地点:徽州

[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