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像频道>影像馆 > 蜷川实花:与相机和世界相关联的行为

蜷川实花:与相机和世界相关联的行为

瑞像馆
斋藤环 译/林叶
孟伟
2015-02-28

从“可爱”到反—物语

蜷川实花式的影像特征究竟是什么呢?我们首先从这个点上开始思考。“花”“假花”“蓝天”“蝴蝶”“金鱼”“标本”“宝冢”“伞”“圣像”“墓标”“气球”……要归纳总结上述意象的话,这之间的关系恐怕无理可循,只有靠感觉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她的嗜好之中,明显存在着某种平衡感。

例如,虽然她会被金鱼的那种奇形之美所吸引,却又不像乔—彼得·威特金(她非常尊敬的一位摄影家)那样喜欢表现“畸形怪异之物”;她虽然喜欢拉斯维加斯与康尼岛的那种恶趣味,却把虎豹别墅与热海秘宝馆排除在自己的镜头之外;她对墓地里那些装饰用的假花与死神非常着迷,但同时又会让人从中感受到强烈的废墟意味。

《永远之花》系列

《永远之花》系列

蜷川实花曾经说过:“与‘天空是蓝色的’类似的感觉是‘死亡是迷人的’”。但是,这是她自己非常自觉的一种认识,她自己是处在一个安全范围内的。她的所有照片里都有一种 “在亮处欣赏暗黑的魅力”的迹象。

作为一名表现者,她拥有着极其丰富的创作源泉。她从小就经常出入她父亲蜷川幸雄的书房,那种先锋派艺术的修养便如空气一般伴随着她的成长,至于电影、漫画、音乐这类亚文化的修养就更不用说了。她那种独特的现实主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培养起来的。

她第一次拍照是在12岁那年,拍摄的是一个“鬼押出园的‘熔岩中的芭比娃娃’”,这个小趣闻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恋恋不舍的那些形式大概完全可以用“可爱”一词来概括吧。正如四方犬彦所言,这种感觉的构成要素是复杂的。例如,“可爱”的对义词是“美丽”,这简直就是说“可爱”是一个与“丑”相比邻的词语。

如果按照我的理解,“可爱”一词之中还包含了“小”、“幼小”、“奇异”、“残酷”、“温顺”、“臭美”、“糊涂”、“自以为是”、“人工性”、“色情”、“塔那托斯(死神)”之类的意思,包含了很多矛盾却又丰富的要素。

《LIQUID DREAMS》系列

《LIQUID DREAMS》系列

这一系列的特性完全可以直接置换过来作为蜷川实花的作品描述。她的作品仿佛在向人们宣告——“我就喜欢了!”。这种女孩子的呼声,表明了她的作品拥有一种自成一脉的感觉。不过,从既有独特性又能唤起他人强烈共鸣这一点上看,应该说是更接近于某种“女性原理”。

蜷川实花的成长经历不仅是健全的,简直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在明确了人生大致框架的前提下,有父亲在身后支持,而母亲则除了鼓励夸奖就不做任何的批评和否定。事先声明,这种教育方式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因为在理想的抚养状态里,被养育一方的资质同样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她自身所拥有的好奇心与强大意志就与她的抚养环境非常的契合。就这样,她的成长过程,甚至顺利得都让她有一种“因太过顺利而产生的自卑情节”。颇有意思的是,对于这种自卑情结,美国著名摄影家黛安·阿勃兹也曾经同样有过类似的自白。

黛安·阿勃兹出生于一个健康而富裕的犹太人家庭,“自己的童年时代就有一个烦恼,我从来不知道‘逆境’的滋味是什么。这让我成为了一个非现实感的俘虏。(……)而自己这种被免除的感觉,看起来也许有点滑稽,却非常痛苦。”

黛安·阿勃丝/苏珊·桑塔格《论摄影》晶文社出版

按照桑塔格的说法,“照相机就是阿勃丝获得体验与现实感觉的一种手段”。但是,除这一点之外,蜷川实花与她的经验就有很大的不同。

阿勃丝所追求的是一种“心理上的逆境”,即“遭遇成为禁忌的反常与邪恶”。而蜷川实花并没有在这层意义上将摄影作为某种补偿性的行为。

《Pink Rose Suite》系列

《Pink Rose Suite》系列

林叶(12)
斋藤环(1)
行为(5)
世界(118)
相机(2307)
蜷川实花(14)
0
朕知道了~
0
呵呵
玩打地鼠呢?
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