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像频道>影像馆 > 罗伯特·卡帕的最长一日

罗伯特·卡帕的最长一日

人物杂志
玛丽·布雷纳 翻译|邓楚阳
孟伟
2014-08-04

身在伦敦的《生活》(Life)杂志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在1944年5月的最后一天接到了来自美国陆军的命令:一次性离开公寓不得超过1小时。装备必须全部打包。

卡帕是获得此次军方首肯4名摄影师之一,他将跟随美国陆军前往被希特勒占领的欧洲大陆,拍摄美军对敌人展开的第一波攻势;他恰好有足够的时间,从贝尔格雷夫广场(Belgrave Square)的公寓赶往商店,买一件巴宝莉(Burberry)的外套和一瓶登喜路(Dunhill)的男士香水。这种对于保持外表的需求自从他在布达佩斯的孩提时代就一直伴随着他,在匈牙利首都,外表和魅力就意味着生存。

卡帕的作品—《阵亡一瞬间》

卡帕的作品—《阵亡一瞬间》

面对这样一位头发乌黑发亮、眼睛温柔深邃的男性,谁会拒绝向他讲述关于匈牙利犹太难民的神秘故事呢?身材短小的卡帕动作非常迅速,有着像孩子一样难以捉摸的性格,嘴里总是叼着一根香烟。冷漠只是他的伪装。多年来,他不分国界地穿梭在各个战场,写下了不少有关战争的报道。年仅30岁的他已经拍摄下了那个世纪最令人震撼的作品:西班牙内战期间人民憔悴的脸庞、闪电战期间在伦敦地铁里为人们端茶的空袭民防队员,还有在那不勒斯碎石堆里找不到亲人的意大利小孩。

自孩提时代,卡帕就想成为一名作家;他的作品有着小说家的专注与热情。他的传记作者,理查德·伟伦(Richard Whelan)注意到,像卡帕这样的记者,在一场战争中,偏袒一方、憎恶另一方,永远无法完成公正的报道,但是他的怜悯之心则是不分地域、不分党派的。卡帕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在战场上,他能够穿梭自如,仿佛任何人都看不见他,而在战场之外,他又能将生命放大,照耀每一个人。在1943年的意大利攻防战期间,他所带的头盔被人们称为「伟大的战地记者和情人的罗伯特·卡帕的财产」。对于「战地记者」和「战地情人」这两个称谓,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就在离开公寓前往诺曼底的时候,卡帕下定决心要一如既往地保持他的形象。1947年,他在回忆录《轻微失焦》(Slightly out of Focus)中写道:「我是这些入侵者中最优雅的一个。」

《生活》杂志摄影师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

《生活》杂志摄影师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

 5月29日,卡帕急匆匆地从公寓出门,连一张便条也没有留下。不过,他签了一张空白支票,用一瓶「永恒之水」香水压着。支票是留给房东的,香水则是留给他的恋人,伊莱恩·贾斯丁(Elaine Justin)。伊莱恩是一位可爱的金发女郎,卡帕亲昵地叫她「小粉红」。当时,她正因为阑尾炎住院,不在伦敦;卡帕并不觉得不辞而别有什么不妥。对于「永恒」这个词,他总是不屑一顾。

除了巴宝莉外套之外,卡帕带上了两台康泰克斯(Contax)相机。这是他出于安全的选择,因为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这两台相机用不着摄影师停下来对焦。禄来福相机、格拉菲相机、长焦镜头都是他的伴侣,他把它们装进了防水袋里。在韦茅斯,港口的景象让卡帕震惊:几千艘战列舰、运兵舰、货船、驳船排列在一起——一共有5000艘——这是史上规模最庞大的舰队。卡帕收到了一个装着法郎的信封、一盒安全套,还有一本法语常用手册;手册建议当他们碰到法国女孩后可以这样说:「您好,小姐。请问可以和我一起散步吗?」

后来,他说了一些关于这本书的玩笑话,但是对于1966年6月6日这一天,他一直都很严肃。登陆日那一天,卡帕所拍摄下来的那11张照片向人们讲述了,为什么那一天是「最长的一天」,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

登陆日(D-Day)中的「D」是美军常用军事术语,代表着「入侵」。24小时之内,美国陆军精英部队、两栖16步兵团、第一步兵师将会在诺曼底的悬崖下掀起狂风巨浪。正是70年前的6月,这一次历史上规模最浩大的海岸入侵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负。而跟随第一步兵师前进的罗伯特·卡帕则被认为是美军的幸运符。

战地摄影(21)
二战(34)
诺曼底(5)
生活杂志(6)
Robert Capa(3)
罗伯特·卡帕(5)
0
朕知道了~
0
呵呵
玩打地鼠呢?
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