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像频道>影像馆 > 荒木经惟+森山大道:新宿

荒木经惟+森山大道:新宿

色影无忌
森山大道 俞冰夏译
迦沐梓
2012-11-06

以下照片选自摄影集《新宿》,此部摄影集为两位当今日本最知名的摄影家——荒木经惟、森山大道共同完成。二人一起在新宿扫街,拍摄各自心中的城市风光。森山大道在内文中所写道:“我与这个城市已经有了40多年的关系,但她对我仍然是个迷。她站在这里,每一个人的面前,但每次来看她时,你会发现新宿好像一个隐藏身份的希米拉女神,拒斥我心里所有的透视原则,让我仿似始终处于迷宫之中。”那作为观者的你,看过此摄影集后,对新宿会有怎样的认识呢?

新宿是……

选自自森山大道《新宿》的夹页

夜晚,手上拿着照相机,我从歌舞伎厅走到街上,然后从久保町走到新大久保站,每每,总会有一丝颤栗掠过我的脊背。虽然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却感到自己在退缩。事实上,新宿后街之中有一种堕落,我的皮肤都能触摸得到。在霓虹灯,或者随便什么灯下,后街的黑暗之中,人们变成了影子,仿佛在蠕动一般。透过手上这只小相机的取景框,变成影子的人们昆虫一般的情绪,像电流一样被传输了进来。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紧张,我感到周遭的空气像暴雨突袭。我的身体被一种暧昧的暴力气氛包裹起来,在街上踱来踱去,好像在与自己退缩的愿望作挣扎。我告诉我自己,你是个摄影师,没有选择,你必须在新宿拍照。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像新宿一样,有着如此巨大的穷巷气。

我与这个城市已经有了40多年的关系,但她对我仍然是个迷。她站在这里,每一个人的面前,但每次来看她时,你会发现新宿好像一个隐藏身份的希米拉女神,拒斥我心里所有的透视原则,让我仿似始终处于迷宫之中。并不是说我完全讨厌她,但如果你问我是否喜欢她,我会马上陷入沉默。不像其他地方,比如银座或是浅草,我对它们既爱又恨,却可以与他们保持一种中立的关系,可是与新宿,却没有这样一种中立存在,存在的只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沉溺。

当我拿着相机离开我的房间,在城市里边游荡边拍照时,每隔一会,我会忽然发现我正站在新宿的正中央。我停下来喝点东西,在地下乐坊里玩乐少许,而当我环视左右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坐在GOLDENGAI 一间酒吧里。总之,无论我在做什么或在哪里,到最后,我就像鳗鱼或者鸽子,总会回到新宿。这并不意味着我从任何程度把她当作家乡来看待,但当我刚满二十岁的时候,忽然决定离开大阪,我站在那里,让我真正体会到那种狂野气息的,正是新宿的一条街。在那一刻我很清楚,我像小猫或者小狗,新宿已经印刻在了我的每一个细胞里。后来的四十年当中,那种压倒性的沉溺感愈演愈烈,任何其他城市都已无法堪比。她越是如同希米拉或是迷宫,她越是有着迷般的磁力,紧紧拽住了我,让我无法脱身。

一段时间以前,60年代末的时候,唐十郎说过:“如果你想看看新宿,现在就去看,因为它马上就会变成废墟了。”寺山修司在写下“啊,荒野”的时候,所指的也是新宿。那时候,这两位时代的激进者都把新宿当作了自己的主题,但同时,他们又是用作家的眼光,冷眼看待这座城市的。他们感受到了新宿这座肆无忌惮的城市营造出的一种不连贯的气氛,一种距离感。人们为它的可疑所吸引,为它的阴霾所感染,然而危险作为一道加菜,让很多人都永远不会搬来这里,人们只是路过,总是路过。唐十郎的剧作和寺山修司的文学作品已经让新宿变成了愤怒和丧钟的象征,它们在城市战斗的中心闪烁,把新宿造成了时代的战场。换句话说,那些思想的表达者们,有着一种时代的普遍情绪,只要你剥下了地球上哪怕一块富足的乐土,你就是种下了冷风吹袭的荒野的种子。事实上,是狂欢与堕落的买卖,表现主义与抽象主义的交换造就了新宿的土地。新宿是又一个双城记。

在我眼里,新宿的另一头,包括有着许多高楼大厦的“新中心”,是这茅棚城市的另一种反射,有时好像一块巨大的背景幕布,有时又好像是放大了的连环画。另一件奇怪的事是,我无法找到时间。在这里,你找不到一个大城市逐步发展所应该留下的那些时间痕迹。我不想提到纽约和巴黎,但在那些城市里,总有着这样那样的时间形态,允许你读出城市的历史。当然,并不是说不可以有国家性格与文化背景的不同,或者战争创伤的大小区别。然而,这个名叫新宿的怪兽没有任何固定的时间点,她的时间发展模糊不清。她好像是一种爬行动物,不断重复着蠕动和换皮的动作,并且吸入所有的东西,然而她为什么不愿捕食时间呢?唯一的例外,是那个神圣的日子,10月21日,60年代末期那个新宿在政治上闪闪发光的日子。而之前之后的新宿,都已经被逐步消灭。

后来的寺山修司,作为先锋诗人,以及实验剧团天井栈敷的领军人物,也爱上了新宿的后街。寺山修司从他热爱和尊敬,并关系紧密的芝加哥诗人尼尔森·阿尔格伦那里借来了一句诗,把歌舞伎唤作“霓虹灯下的荒野”,并且写下了长篇小说《啊,荒野》。这可以看作是阿尔格伦《早晨别来》的新宿版本。芝加哥的穷巷和老鼠巷是阿尔格伦小说的背景,而在寺山修司的版本里,则是新宿的职安通地界。两部小说写的都是在大城市后街和穷巷里呼啸的独狼型人物。

色影无忌(6770)
新宿,日本(1)
森山大道(59)
荒木经惟(82)
0
朕知道了~
0
呵呵
玩打地鼠呢?
分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