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膘囤了不少,冬膘还会远吗?150年前的健身房居然如此优雅

世界上第一家健身房由瑞典医师,古斯塔夫·赞德(Gustav Zander,1835-1920)创立于斯德哥尔摩。为了训练不同的身体部位,古斯塔夫制造了五花八门、形态各异的器械,有些看上去甚至像刑具。

2017/10/30

讲座回顾 | 裴竟德用影像记录生命的尊严

9月24日,宁夏图书馆,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环保志愿者裴竟德为现场的上百位听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的可可西里之旅。

2017/10/27

不努力做商业精英,跑去做什么街头摄影师?!

美国摄影师佛里斯特·沃克(Forrest Walker)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他一边周游列国,一边起早贪黑地拍摄,仍然能挤出时间创建Shooter Files网站,并很快开始了横扫全球100城的宏图伟业。

2017/10/26

风物终归载一城——刘立宏作品阐释

作为摄影艺术家,中国当代摄影教育的领军人物,刘立宏以敏感的视角、深刻的思考、富有张力的表达来完成作品。在其近30年的创作中,他在不同阶段所完成的作品都十分具有代表性。

2017/10/24

讲座回顾丨姚振海与他眼中的“海”

几十年来,姚振海对大海始终抱有一种深切的的热爱。作为一名东北摄影人,本土摄影家,他的作品几乎都取材于家乡的沃土:描绘这里的山山水水,记录历史的发展变迁,刻画人们喜怒哀乐的真实表情。

2017/10/24

推倒、抹油、撕扯……再也无法直视摔跤这项运动了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竞技体育运动,摔跤是一种结合力量、速度和技巧的较量。在人们心目中,摔跤手常常是强壮、矫健、勇猛的化身。然而,在美国摄影师本·麦克纳特(Ben McNutt)看来,摔跤这项运动也可以充满迷恋,幻想,痴缠和欲望。

2017/10/23

捧得摄影界的“小金人”——第15届IPA国际摄影奖公布获奖结果

第15届国际摄影奖(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简称IPA)2017年度获奖者名单刚刚揭晓。本年度IPA中国大奖赛、露西奖的获奖者也已公布。

2017/10/20

到世界上最吓人的鬼屋之一,玩点儿真格的!

美国南加州的“第十七扇门”(The 17th Door),是世界上最吓人的鬼屋之一,进入前游客要先签一份生死状,即吓死不负责的免责声明。

2017/10/19

到云南他没去丽江和大理,只在这个县拍了一组照片就惊艳了众人

新平县是闻名遐迩的中国花腰傣之乡,茶马古道穿过这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哀牢山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红河谷畔,戛洒江边……在这里,总能找到你想要拍的题材。

2017/10/18

群雄逐核的殉葬品:生活在核污染阴霾下的人们

哈萨克斯坦的东北部,有一片土地至今被笼罩在核污染的阴霾下:前苏联最大的核试验场——塞米巴拉金斯克多角区。冷战时期,该试验场总共进行了500多次核试验,总能量相当于广岛核爆炸的2500倍。

2017/10/18

被“割裂”的港口: 横滨、纪念品摄影及其观众

日本的纪念品摄影行业最初在十九世纪中叶由西洋摄影家在横滨的条约港口建立起来。在那里,纪念品摄影随着世界游客的脚步蓬勃发展,提供了一个看似“真实”的图片行业。

2017/10/17

这些擅闯民宅的小贼,一不留神就被抓了个现行

意大利摄影师、旅行家米歇尔·贾卡奇利亚(Michel Giaccaglia)的纪实摄影系列《野性花园》(Wild Garden)历时三年完成,该系列专注于他的家乡——意大利马尔凯地区的自然景观,用敏锐的镜头捕捉到了自然的诗意和残酷。

2017/10/17

如果你有超能力,最想干什么?——干掉川普

幻想成为超级英雄不是年轻人的特权,长辈们一样渴望神奇的超能力!摄影师迈克尔·卡蓬(Michael Carbone)和插画师马克·陶德(Mark Todd)访问了居住在纽约的十位老人,记录下他们对于超能力的看法。

2017/10/16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第四年,有了更为进取的内容选择

几年前,可能很少有人会想到,9月上旬的上海会彻底属于影像。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丨Shanghai)已经举办四年了。这四年来带动了很多画廊加入了这场属于摄影的盛会,从M50园区到西岸,许多同期的摄影展览在靠拢,作为中国唯一专注于艺术影像的博览会,影像上海早已经用每年汹涌的人流证明了它的成功在9月7日

2017/10/16

他在泰特美术馆展出了去乌克兰寻找一个“新娘”的故事

Ekaterina Romain Mader 相机是不会撒谎的,除非它在这个令人兴奋的社交媒体时代。有时,一幅照片会告诉你一个小谎言:在你的度假照片上安装一个滤镜,会让你的皮肤看起来更古铜色;在一个微笑的照片加上最好的派对的文字,但实际上却是晚上10点睡觉。有时照片是用来愚弄人的,其他时候,他们所掩盖的真相会给我们生活的世界带来一些令人不安的问题。 Ekaterina Romain Mader 艺术家们一直在探索和质疑摄影

2017/10/12

在暗流涌动的黄袍佛国,用摄影进行一场“精神手术”

泰国素有“黄袍佛国”的称号,全国有90%以上的人口都信仰佛教。代表中下层市民、农民阶层利益的“红衫军”,与代表中上层阶级利益的“黄衫军”长期对峙、相互较量。1995年出生的泰国摄影师Harit Srikhao亲身经历了这些动乱。

2017/10/10

拍卖那些创作中被抛弃的图像,艺术家有什么想对它们说的?

Dead Darlings 是一个特殊而又前卫的摄影集体,此次 New Talents 对话 Dead Darlings 的创始人之一的 Tania Theodorou ,进一步了解这个神奇的团队。

2017/10/09

又一位 “图像一代”的艺术家拥抱了instagram,他们还能像40年前那么酷吗?

在社交媒体时代来临之前,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就已经确立了她在艺术家自我重塑的皇后地位。通常,我们会认为辛迪·舍曼在镜头前的角色转换属于白盒子亦或是拍卖场上遥不可及的数字,但令人欣喜的是,最近,这位艺术家开始在instagram上慷慨分享她的自拍。

2017/10/08

只有艺术摄影才配参与摄影展?Wolfgang Tilmanns不这么认为

摄影节的举办场地往往散布在城市里的不同角落,也有与艺术风马牛不相及的另类场所;摄影活动以其特有的氛围吸引着大批观众,激发富有启发性的对话。 f/stop摄影节 | 莱比锡 | 图片(局部):Nils A. Petersen 摄影节的举办场地往往散布在城市里的不同角落,也有与艺术风马牛不相及的另类场所;摄影活动以其特有的氛围吸引着大批观众,激发富有启发性的对话。 在某摄影节的筹备工作前

2017/10/07

两个灵魂的神话:在印度的日常生活下看到神和史诗

摄影师 Vasantha Yogananthan 循着神话中王子罗摩曾经走过的道路,雄心勃勃地踏上了印度的土地。

2017/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