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 从实践出发,“万丈高楼平地起”!

发布时间:2017-05-11 来源:色影无忌 作者:tasi 责任编辑:崔钊

作为一种“特殊”的、“新兴”的语言媒介,影像艺术近十年来在中国如星火燎原一般的遍地“兴盛”起来——天水摄影双年展、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宁波国际摄影周、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大理国际影会……,在这样狂欢似的连续性的影像大展面前,我们陷入了一种“亢奋”的状态——摄影或者说影像这个媒介开始被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而各种摄影大奖也被纷纷设立,整个国内的摄影事业呈现出一片大好的局面。

但是由于很多综合性的原因,这些摄影节和影像大展大都有着复杂的社会和文化背景,所以在先天上就保留了一种固有的不纯粹性,并且随着它们的兴起,许多原本从事摄影实践或者摄影理论的“专业人士”便开始纷纷转型为一个又个“策展人”,在这样一种不纯粹性的框架下,他们实践了一个又一个的具有“国际性”的新展览。

2017年4月28日,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在重庆开幕,作为一个记录者和观看者,我个人觉得它是中国当下众多影像大展中的一个相当具有实验性和学术性的展览。

首先,它有且只有三个策展人,从入展作品的选择,到展览形式的呈现,再到每件作品的展位安排和展示的顺序,策展人都会进行具体的把握和控制,从而让每一件入展作品都包容在“万丈高楼平地起”这个“概念性”的主题框架下,这就强调了作品与展览的联系以及作品与作品之间的关联性和对话性,从而使统一语境下的观看真正的成为了可能。但是,由于强调展览的整体性,这往往就损失掉了个体作品的完整性——所以,在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中,我们所观看的很多展览作品都是原作品的某个部分。

纵观中国国内很多的摄影节和影像大展,它们中的很多展览都借鉴了国外摄影节和摄影大展的一种模式——在一个形式上的大主题下分解成许多具体性的小主题展览——虽然它们共属于同一个展览,但它们中的许多却是一种相互独立甚至可以说是排斥的状态,这就容易给观看者造成一种困惑感——人们刚刚从一个展览的语境中走出来就要立刻让自己进入到另外一个展览的语境当中,在这样快速的语境转换中,就会让人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无措感。我个人觉得这样虽然会尽可能的保留展览内容的多样性,但是展览和展览之间缺少一种直观的必然联系,这就会使展览变得非常的松散——它更像是一个由众多展览杂糅在一起的集合体,在热闹非凡的表象下面却充满了虚无的空洞。

如果说,艺术品是艺术家的作品,那么展览或许也可以看做是策展人的一个作品——艺术家通过各种媒介材料来创作一件艺术作品,而策展人则以艺术作品作为自己的媒介材料,通过一系列的策展运作(资金筹措,展场规划,展品的安置等等)来给人们展现出一个惊艳的展览。所以说,策展人是一个展览的核心——这就像是一部电影,最终的效果是由导演决定,而不是扮演某个角色的演员。也许,这一点在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的展览中并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在摄影或者影像的展览中却还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或许这是由影像这一语言媒介的低门槛因素所决定的。相对于严谨的、整体性强的当代艺术展览,很多的摄影节和摄影大展则更像是许多摄影影像作品的无机的集合——分给你一片区域,具体的展览布置由艺术家本人或者具体策展人来操作——这和很多画廊的群体性交易会很像,例如AIPAD摄影展会。

由于入展的作品非常庞大,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一共分为6个展厅——B展厅、C展厅、D展厅、E展厅、G展厅和地下的H展厅,其中H展厅是最大,也是展出作品最多的一个展厅。从整个展览的角度来讲,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贯穿了两条线索——1、在历史的维度中来梳理中国影像的发展脉络。2、展示中国当下摄影和影像艺术的状态。在这两条主线的贯穿之下,每个展厅在实际布展当中又会遵循某种具体逻辑来作为展览的小线索——例如语言逻辑,视觉逻辑,媒介逻辑等等。

张培力,《卫字3号》,影像,24分45秒,1991

“卫字3号”,张培力

展评(13)   长江(8)   色影无忌(595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 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 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器材点评EQUIPMENT REVIEWS

旅行故事

雪域金秋醉美林芝:海拔3000米上激情船

令人欣喜的是,秋天来了。 这个季节,是人们最喜欢出门郊游远行的季节,而秋季在西藏却有更特殊的韵味,提起西藏的秋天,人们口中只有一个名字林芝。懂西藏的人,秋天

无忌活动

2017驭马自由行贵阳站

时间:2017年11月25日

地点:贵州贵阳

[进行中]